2012年12月21日 星期五

網誌走向更新

    由於生活型態的改變,也許日後這個網誌也要逐步轉型了。

    以前可能就是把在PTT上筆戰的內容留起來,那之後可能就把一些自己有興趣的議題的文章,完整的寫出來。這樣可能會比較有系統一點。比如說貧窮議題、健保議題、廢死議題、語言跟拼音議題、全球暖化議題以及一些時事評論與近代史,這些問題以前可能都或多或少跟人筆戰過,可是多半是很具體的針對某些問題來筆戰,很少盡量完整的講清楚。也許應該試著寫寫看,看看自己對這些問題到底瞭解到什麼程度也好。
    如果真的是瞭解不夠,太過膚淺的話,至少也知道自己應該加強的方向是哪裡。

2011年8月24日 星期三

古代人的國號跟開國君主的姓氏為什麼會不同呢?

現代我們回去看古代的歷史故事時,有時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古代的皇帝建立王朝時,不直接用自己的姓氏當作朝代的名稱或是國號,反而要另外選一個字來當作國號,這不是很多此一舉嗎?其實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封建制度下的姓氏與我們現代的姓氏的觀念已經不一樣了。因為這個觀念變遷才會讓過去自然合理的傳統變得很奇怪。

在周朝以前的封建時代,姓跟氏是兩種不同的東西。姓是表示是同一個母系的長輩所生,是血緣的表記而不是頭銜。氏則是貴族才有氏,通常是封國的國名、封邑的地名或是官職名,屬於頭銜的一部分,會隨著身份改變而改變。比如說三家分晉的三家也是以地名為氏:趙氏姓嬴、魏氏韓氏姓姬,都是封邑在哪裡就以哪裡為氏。又比如說秦始皇雖然是姓嬴,但是出生在趙國,所以史記說他出生時是趙氏(不過我也不確定這個趙是因為出生地還是因為從他母親趙姬的趙就是了),直到後來他襲了秦王,所以他的稱號在他父親異人還沒有得到儲君地位前,一定不是秦氏。而等到他即位秦王後,就該稱他秦王政。後來稱帝後,則稱秦始皇帝或秦始皇,都是正式而完整的稱呼。東方如此,西方也近似;比如溫莎公爵,「溫莎」就是他的封地。

而國號是怎麼來的?其實原則上還是地名。建立政權的國號,一般都是用封建貴族最尊貴的或是最後的爵位當作政權的國號,
所以向來都是地名。也就是說,傳統的封建貴族應該是以國號為氏,這應該是原則沒錯。只是問題是到了戰國年間,平民開始地位崛起。所以本來沒有氏的平民開始混用姓氏這兩種不同的東西,後來發展成,原本的「姓」被捨棄,而「氏」則取代了原本「姓」的血緣標記功能。到了秦朝,因為實施中央集權的郡縣制,不再裂土封侯,所以合併「姓氏」轉成單純的血緣表記,而不再作為封建頭銜,所以一般人的姓氏就跟封地無關了。

我們來看看歷朝的例子:劉邦什麼時候取得「漢」的封爵呢?這就得歸功於西楚霸王項羽把劉邦封為「漢中王」之後,劉邦的最高爵位就是「漢」日後建立政權也就是用此為國號。曹操被漢獻帝封為魏王、孫家是吳郡大族、劉備自稱是漢朝宗室,所以這國號原則上也是地名。類似的,李淵稱帝的時候是唐王;趙匡胤稱帝的時候是宋王。應該都符合地名封爵的原則。


比較例外的是元明清:元朝的元是忽必烈自己高興取的、清是皇太極高興就改的。外族用實力打出來的天下,隨便取國號,你也沒辦法,人家就是打贏了你想怎樣?而明朝的明,卻也是朱元璋自己高興就取出來的,而朱元璋稱帝的時候是吳王,如果按照傳統慣例他應該要稱吳皇帝。可是他之前奉「小明王」為主,還用小明王的年號「大宋龍鳳」,然後有一天小明王掛了,朱元璋自己就搖身一變當起了「大明皇帝」。於是後人只好說他是為了要顯示他不忘明教什麼的,幫他找了很多理由。在我看來,還是跟隨便取的沒有多大分別。不過好像久了以後,大家就以為這樣隨便取國號是很正常的了,難免也就忘記本來應該是隨封地稱國的傳統。

2011年6月4日 星期六

減少核電有沒有其他可能?

月前因為日本核災,核電又開始跑上新聞版面。蔡英文也適時拋出2025非核家園,成功的吸引了媒體的聚焦。然而因為2000年核四停建爭議時,環保團體就已經論述了非常多台灣不需要核電也不會缺電的論述。

其中我覺得最有力的就是推廣汽電共生的政策。所謂汽電共生就是指工廠利用工業生產的餘熱發電來支應生產用電,如果發電多於本身生產所需,還可以回售台電,台電會以優惠電價收購。

而早在2000年時,台灣便早已推動此計畫多年。結果後來因為電太多了,台電嫌說這樣浪費閒置台電自己的發電機組,所以這個計畫就被喊停了。然而這個計畫不但是具體可行而且對民間企業也是有利可圖,比如民間企業中響應這個計畫最力的就是台塑集團,光是台塑集團汽電共生的容量裝置2004年就超過六千MW,而核四不過區區2700MW,現有的三座也不過5144MW。

在以台灣有半數以上用電是工業用電的狀況下,推動更高效能的汽電共生顯然是很實際的作法。


不過去看蔡英文的2025非核家園計畫,裡面竟然完全沒提到這方面。

第一步的提高「再生能源」利用,根據再生能源條例,風力、太陽能、潮汐、燒垃圾都是再生能源,不過汽電共生不是。然後第二步是提高火力發電效率,第三優先新蓋天然氣電廠。似乎是完全不考慮推廣更高效率的汽電共生機組,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銀行怎麼賺錢的?

農夫種田生稻米,工人生產貨物產品,店員為消費者服務,我們都看得出來這些人因為生產了有價值的東西而賺了錢。但是銀行把錢移過來移過去,這裡為什麼就能夠賺到錢呢?

其實銀行的重要性是在於創造貨幣,使得本來無法完成的交易得以更快更容易完成。

舉個例子來說:假如沒有銀行提供房貸,有多少人有能力拿現金購屋?

當只有很少人能買房子,也只有很少建商能蓋房子,很少人能蓋房子就很少土木工程公司、建築師、設計師、包商、原料供應商、砂石船...這些都不可能存在。國家整體的經濟活動必然會較沈寂。


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同時在市面上流通的貨幣中,有99%是由銀行等金融機構創造出來的(M2),而不是由中央銀行直接印製發行的(貨幣基數)。也就是說,假如人人都必須在床底下存錢而不是放在銀行裡的話,那發行貨幣的量就必須比現在有銀行做存放款業務的情況高出一百倍以上,市面上才會有跟現在差不多量的貨幣可以流通。所以提供貨幣供給確實是對經濟活動有非常重要的影響。





而從實際運作的層面上來看,現在銀行要賺錢,原則上是三個來源:一個是利差、一個是匯差、還有一個就是手續費收入。
當然其他也是有銀行蓋高鐵、賣地、賣分行也可以賺錢,不過這算是業外收益先不管。

利差是放款利息高於存款利息的部份,也是台灣大多數銀行賺錢的主要來源。
其次是匯差,匯差是買進低成本的外幣,以較高的價格賣出,或者是持有外幣高利潤資產。
台灣長期都是低利差的環境,所以通常能做大筆外匯交易的外匯銀行通常都會靠這些匯差多賺一點。

最後還有手續費收入,就是當你去使用匯兌系統、營業櫃台、理財專員等等固定開支的服務時,銀行會另外跟你收取的費用。手續費收入在經濟衰退時對銀行也滿重要的。不過如果銀行是靠手續費在賺錢的話,那要不是他的服務真的是非常非常棒,就是他的放款爛到某個水準。

銀行大概都是用這些方法賺錢,但是各家銀行各有巧妙不同。

置入性行銷有什麼不好?

之前有陣子置入性行銷被討論得很熱門。但是置入性行銷有什麼不好呢?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要考慮到廣告令人反感的特性。由於廣告本來就很令人反感,為了減低閱聽者的反感,廣告商用盡各種巧思來讓人們減低反感:選用美女俊男、運用幽默創意都是廣告商常採用的方式。而置入性行銷所借用新聞節目的客觀中立的色彩來隱藏模糊本來的行銷目的也是一種減低反感的手段。

不只是新聞節目的置入性行銷,搜尋引擎將有出錢的網頁往前放、部落格裡一直提贊助商、店家付錢給美食指南雜誌...這些都是巧妙不同的手法。一般而言,我們認為新聞、電影、電視節目能達到資訊、教育、文化、藝術、娛樂等非商業目的,而有別於以商業獲益為主的廣告。但當所有的新聞、電影、電視媒體都在歌頌出錢的老闆,不敢批判出錢老大的惡形惡狀。那就等於是媒體徹底被金權把持,這可以說是新聞媒體的墮落,本來就應該要大力駁斥抗拒。

只是無奈的是:媒體的廣告效益確實很豐厚,有廣告費挹注的媒體能經營的比完全沒有廣告費的媒體還要好。沒有廣告費,許多媒體根本無法生存。所以大家退而求其次,也就說,廣告就廣告吧,只要你把廣告跟一般內容分開來,那就算了。想要看廣告的可以自己看,不想看的自己跳過就算了。

然而置入性行銷卻把廣告跟一般內容放在一起,讓閱聽大眾連自己選擇不看的自由都被剝奪,不願看的人根本無法自己選擇不要看。這本來就不是太好,不過這裡說的好與不好,卻還是需要權衡的。比如說好萊塢電影一直有很多置入性行銷,車子、飲料、手機的品牌,堂而皇之的在影片裡一再出現。可是很實際的是,這些好萊塢電影的製作成本也相當高昂,因為這些置入性行銷的收益,可以讓好萊塢片場製作出更好的電影,更專業的製作,滿足更多消費者的喜好。那運用巧妙的置入性行銷,便是開源節流的妙方。但是比如說應該以客觀真實呈現的新聞,卻幫廣告主隱惡揚善,獲取的收益也不是拿來提昇新聞品質而是拿來當記者的年終獎金。這樣的置入性行銷,便是貶損公共利益以獲取私人利益的行為,這樣就不合理。